Print page

修复类产品相关活动

第十届贺利氏杯
2010年11月4日正值上海牙科展会第三天,贺利氏古莎齿科有限公司华灯普照,宾客满堂,“贺利氏”杯义齿制作技术展评活动十周年晚宴华丽上演。
庆典晚宴首先由贺利氏古莎齿科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勇博士致欢迎辞,他代表贺利氏公司向一直关心支持贺利氏杯活动的各位专家及口腔界同仁表示衷心的感谢。中华口腔医学会王兴会长为此次贺利氏杯十周年庆典活动亲笔题词:“十年来,‘贺利氏杯’口腔技工大赛的成功举办,为中国口腔修复工艺水平的提高做出了重要贡献!衷心祝愿‘贺利氏杯’口腔技工大赛越办越精彩!”
中华口腔医学会修复学专业委员会名誉主任巢永烈教授对贺利氏杯赛活动做了系统的回顾。十年间,“贺利氏杯”由一个蹒跚学步的孩童成长为英姿飒爽的青年。期间,来自评委专家、参赛者及业内专业人士的大力支持与鼓励,带给“贺利氏杯”逐步成长壮大的动力。随着举办次数的增加和经验的积累,比赛项目也逐渐丰富起来,其中个人赛包括了烤瓷牙制作、全口义齿制作、可摘局部义齿制作、金属铸造冠桥及蜡牙雕刻制作;团体赛有全口义齿制作及可摘局部义齿制作。
中华口腔医学会修复学专业委员会主任张富强教授对贺利氏杯活动做了未来的展望,他说贺利氏杯义齿制作技术展评活动的开展为基层的口腔修复工作者提供了一展身手的舞台,推动了我国义齿制作技术的广泛交流和制作水平的不断提高。展望未来,“贺利氏杯”将总结经验,适应市场需求,不断改进和完善赛制,为我国口腔修复工艺技术的发展贡献力量,成为更多口腔人实现梦想的摇篮。
首届全口义齿制作优胜奖获得者上海市静安牙防所的聂世秋先生,第二届全口义齿制作优胜奖获得者北大义齿制作中心的毛红女士,以及第九届铸造支架制作技术团体比赛“金牌制作中心”获奖单位深圳康泰健公司代表周华亮先生先后在晚宴上发言。
最后,由贺利氏古莎齿科有限公司修复事业部经理邵一俊、中华口腔医学会修复学专业委员会主任张富强教授、中华口腔医学会修复工艺学专业委员会周敏主任一起打开香槟美酒浇筑香槟塔将晚宴推向了高潮。
“贺利氏”杯义齿制作技术展评活动十周年庆典晚宴在一片欢庆和谐的气氛中进行。
回首往昔,“贺利氏”杯 倾注了贺利氏古莎员工及无数口腔人的汗水与智慧。
展望未来,“贺利氏”杯将继续阔步前行,为我国口腔修复工艺技术的发展贡献力量。
贺利氏感谢您的一贯支持,期待您的不断参与!
第九届贺利氏杯
第八届贺利氏杯
第七届贺利氏杯
第七届“贺利氏”杯可摘局部义齿制作展评活动由中华口腔医学会,中华口腔医学会修复学业委员会和中华口腔医学会修复工艺学专业委员会,中华口腔医学网共同主办,贺利氏古沙齿科有限公司承办。
本届的展评活秉承以往一贯的宗旨----- “促进学习交流,数精品意识。”
初赛采用标准化设计,为了增加大赛的可比性,加入了一些考试因素。提供模型和设计图,不能更改设计。 要求选手在模型上绘出观测线;填倒凹;按照规定设计和公司提供的材料完成铸造支架;完成人工牙的制作;完成可摘局部义齿并置于模型上。
自2007年3月份开始由组委通过信函,杂志及网络等方式陆续向全国的口腔医师和技师发出展评活动的参赛要求,条件以及报名表格,这一活动受到广大口腔修复工作者的积极响应。
贺利氏古莎齿科有限公司为这次大奖赛投入了很大的人力物力,培训中心的工作人员为选手精心准备了贺利氏DIE-SOTONE超硬石膏灌制上下颌模型一副,贺利氏钴铬支架合金40克。这些参赛模型和相关的制作材料都精心包装后寄给参赛选手。
此次展评活动以参赛技师所在单位的名义参加比赛,参赛者需在正式报名表格上加盖所在单位的公章,并以单位或组织的名义参加此次展评活动。这次与前几届最大的不同之处是五大院校都不参与此次的比赛活动。更体现了“公平,公正,公开”的竞争性。为更多的参赛选手提供展示才能的机会和舞台。
此次大奖赛的初评工作与2007年9月1日在天津鸿发大厦的会议室举行。由中华口腔医学会,中华口腔医学会修复学专业委员会和中华口腔医学会修复工艺学专业委员会的业内专家共同组成的评委会,本着“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严格按照评委会讨论制定的评分标准认真评选,并指出每位选手制作中的不足,为选手们进一步改进和提高义齿制作技术水平提供了帮助。经过认真反复评选共有16位选手的作品入围,评委们又从中精选出12副作品入围决赛。
11月9日上午9:30分在光大会展中心三楼举行了决赛,由中华口腔医学会修复学专业委员会主任冯海兰教授主持,贺利氏古莎齿科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勇博士做了简短的祝辞。贺利氏公司精心布置了现场操作台,三台投影仪和液晶电视同步放大转播,来自全国各地的修复同仁聚集在此共同观摩尖峰时刻。整个会场格调高雅,活力四射的绿色主题在整个三楼更是格外的显眼。
决赛采用个性化设计,由抽签随机选择一个特定的牙列缺损模型。同一套模型中包括2个工作模(牙列缺损模型)和1个对颌牙列模型。2个工作模完全相同,仅模型底座平面不一样。1号工作模作为主模型,需要完成观测线和义齿设计(绘出卡环、支托、连接体及基托范围);1号工作模上的设计应该准确转移到2号工作模,填倒凹后,将2号工作模视作磷酸盐模型(无法安排复制模型的时间),完成支架蜡型。每位选手现场操作时间为90分钟。同时分别由徐侃教授,崔荣智教授和张富强教授进行了精彩的现场点评。而在理论知识竞答这一环节中暴露了部分选手理论知识方面的欠缺。要成为一名专业而优秀的修复工艺工作者,必须要不断加强理论知识的学习。
第七届“贺利氏”杯可摘局部义齿制作技术展评活动顺利的拉下了帷幕。贺利氏公司希望能为广大的修复同行提供交流互动的平台。并将不断努力的把这项活动办得更好,影响更大。为提高中国的义齿制作技术水平而努力!
展评活动决赛结果
一等奖
大连市口腔医院 李德鹏
二等奖
上海市口腔病防治院 毛伟
北京大学口腔医院紫竹院义齿加工中心 薛岩
三等奖
深圳新致美精密齿研有限公司 郑通文
成都口口齿科技术有限公司 贺永红
北京大学口腔医院紫竹院义齿加工中心 朱天宏
第六届贺利氏杯
第六届“贺利氏”杯金属铸造冠桥制作技术及蜡牙雕刻技术展评活动的初评工作已于2006年6月22日在上海结束,评委们本着“公正、公平、公开”的原则从众多的参赛作品中精心挑选出30副作品入围,随后又在其中精选出12位选手参加2006年9月28日在深圳举办的全国第五届口腔修复学年会,现场角逐一、二、三等奖。
此届“贺利氏”杯组委会加大了投入,扩大范围将决赛选手的名额增加到12名,目的是为了给更多的参赛选手提供展示才华的机会和舞台;另外还有一个变化就是在决赛选手中实行淘汰制,以往进入决赛就像买了保险一样,最差的也是三等奖,此届比赛将从12名决赛选手中胜出一等奖1名、二等奖2名、三等奖3名,剩下6名为入围决赛奖。这样就更增加了对抗性和可变性,也更具挑战性。
9月28日上午12名决赛选手早早地来到了深圳商报社九楼的比赛会场,他们随机抽签分为两组,选手操作时有国内权威的修复学教授专家做现场点评和讲解。
现场决赛的内容有:
(1)在一副已分割好代模、完成颈缘制备、涂好间隙剂的模型(由贺利氏公司提供)上现场制作上颌654⊥(5为桥体)的铸造冠桥的蜡型;
(2)比照天然离体第一磨牙放大1倍现场雕刻蜡牙(带牙根);
(3)现场抽签口腔理论知识竞答。
每位选手现场操作时间为150分钟、理论知识竞答30分钟。
决赛现场使用的所有产品均由贺利氏古莎齿科有限公司提供。
紧张激烈的比赛开始了,选手们个个全神贯注地投入到比赛中去。现场有三部录象投影同步转播,以便评委和现场的观众仔细观看选手操作的全过程。今年的比赛内容对选手的要求比历届都要高,蜡型雕刻非常考验选手的基本功,要求选手对每个牙齿的解剖形态特征、咬合面的点隙裂沟嵴尖、外形高点以及邻接情况了解得非常透彻,才能成竹在胸;而模拟天然离体牙放大一倍雕刻带牙根的蜡牙则是对选手基本功的又一考验,有的选手事先准备得很充分,带好了尺子,先在蜡块上按比例放大好尺寸再按着刻好的印迹雕刻出牙齿的大体形状,然后再精修。大多数决赛选手是这样操作的,也有个别选手很盲目,雕刻出的蜡牙与天然牙差距较大。桥体的龈面设计是选手们制作差异较大的地方,比赛通知中要求桥体的龈端设计为改良盖嵴式,与模型轻接触但无可探视的间隙。而改良盖嵴式的要求是:桥体的唇、颊侧与牙槽嵴顶粘膜接触,龈嵴顶的舌侧面暴露,接触面积较小,自洁作用较好。而大多数选手的桥体做成了鞍式,鞍式桥体与牙槽嵴粘膜接触面积大,故亦被称为非自洁型桥体。在这里提醒广大的参赛选手注意研究比赛的具体要求,以免影响自己的比赛成绩。
经过激烈地角逐,来自成都口口齿科技术有限公司的张永清获得一等奖,来自上海第九人民医院的王宇霞、徐祈荣获二等奖,大连口腔医院的关昌俊、深圳家鸿义齿昆明分公司的胡昆坤、上海第九人民医院的顾军莲荣获三等奖。刘娉婷、王晓鸣、尚晓梅、梁开、华玲君获得入围决赛奖。
第六届“贺利氏”杯金属铸造冠桥制作技术及蜡牙雕刻技术展评活动已圆满地结束了。我们将再接再励,不断总结经验,把这项利国利民的活动越办越好,为提高我国的修复工艺制作水平而努力!
蔡晓梅
2006年10月
附:
一等奖 张永清 成都口口齿科技术有限公司
二等奖 王宇霞 上海市第九人民医院
徐 祈 上海市第九人民医院
三等奖 关昌俊 大连市口腔医院
胡昆坤 深圳家鸿义齿昆明分公司车瓷部
顾军莲 上海市第九人民医院
入围决赛奖 :
刘娉婷 杭州口腔医院技工室
王晓鸣 上海市第九人民医院
尚晓梅 天津市口腔医院技工室
梁 开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九人民医院
华玲君 上海市口腔病防治院
第五届贺利氏杯
十一月的昆明仍沐浴在一片春天的气息中,阳光明媚,好客的春城热情迎接来自全国各地口腔界的专家们。由中华口腔医学会、中华口腔医学会修复学专业委员会和中华口腔医学会修复工艺学专业委员会共同主办,贺利氏古莎齿科有限公司承办的第五届“贺利氏”杯全口义齿制作技术展评活动的决赛安排在中华口腔医学会修复工艺学专业委员会年会期间举行,吸引了广大修复同行的普遍关注。
参加决赛的五名选手是从众多的初赛选手中脱颖而出的,他们中有来自国内著名口腔院校的附属医院,也有综合性医院的口腔科,既有专业的口腔病防治院,还有目前日益壮大的私人个体门诊,可以说他们代表了目前我国口腔病诊治的几个不同的层面,也从另一个方面说明了大奖赛评比的公正性。
11月25日上午9点决赛开始。由中华口腔医学会修复学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巢永烈教授主持,贺利氏古莎齿科有限公司新任总经理李勇博士做了简短的祝辞。五名决赛选手经过抽签分两组进行比赛。选手们必须在规定的时间里(2小时)在一副已排好蜡堤、上好牙合架的模型上排牙并雕刻蜡型。评委们端坐在前排,认真仔细地观察选手们的操作。现场有三台投影仪同步放大转播,来自全国各地的修复同行通过大屏幕来观看比赛。此次比赛的地点昆明园通街58号-连云宾馆会堂,靠近美丽的翠湖公园,但那里奇妙的风景依然没有留住前来观摩决赛的观众的脚步,很多人早早地来到比赛现场,抢占有利位置观看比赛,人数最多时达到350人左右。由此亦可看出人们对义齿制作技术的逐步重视。
同往界不同的是——这一次大奖赛决赛选手在完成技术操作以后还增加了两个环节:回答问题和即兴演讲。这就给决赛选手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有的选手能熟练进行操作却在回答问题时卡了壳,以至影响总体得分。通过这样一种尝试告诫我们广大的修复工作者要想全面提高自身的素质,光有实际操作技能是远远不够的,还要有扎实的理论基础做后盾。全口义齿的制作就需要有较全面的理论知识做基础,通常牙合平面应平分颌间距离、人工牙应尽可能地排在牙槽嵴顶、前牙应避免深覆牙合、后牙要排好两个牙合曲线(补偿曲线和横牙合曲线)等。但具体情况要个别对待,此次决赛选手需要回答的问题就有:当牙槽嵴条件良好时多选用解剖型牙齿,其优点有那些?当下颌牙弓较短需减数排牙时应减哪颗牙?当下颌前突上颌略后退的患者前牙应排成怎样的咬合关系?……对这些问题有的选手回答得很好,有的则不尽人意。也从另一方面暴露了有些技工在理论知识方面的欠缺,警示我们要想成为一名合格乃至优秀的修复工艺工作者,只有不断加强理论知识的学习,才能紧跟上时代发展的步伐。
经过激烈地角逐,来自黑龙江哈尔滨滨江医院的王兰玲技师荣获一等奖,她获得一部掌上电脑和去贺利氏公司总部德国学习一周的机会;来自上海市口腔病防治院的王惠庆技师和四川大学华西口腔医学院的王琳技师获二等奖,他们分别获得一台MP4和到贺利氏公司在上海的技术培训中心学习的机会;来自辽宁大连市路通口腔连锁门诊的常俊红技师和昆明市梁汉芳口腔诊所的施幼孚技师获三等奖,他们分别获得一台MP3,也有机会到贺利氏公司在上海的技术培训中心学习。
第五届“贺利氏”杯全口义齿制作技术展评活动已圆满结束,正如很多参赛选手说的那样,大奖赛为广大的修复同行提供了交流互动的平台和继续学习的机会,我们将不断地总结经验把这项活动办得越来越好,为不断提高我国的义齿制作技术而努力!
蔡晓梅
2005/12
附:
一等奖:王兰玲 黑龙江哈尔滨滨江医院口腔科
二等奖:王惠庆 上海市口腔病防治院
王 琳 四川大学华西口腔医学院制作中心
三等奖: 常俊红 辽宁大连市路通口腔连锁门诊
施幼孚 昆明市梁汉芳口腔诊所
第四届贺利氏杯
为促进我国义齿制作技术的广泛交流,提高义齿制作技术的整体水平,同时也为广大的修复工作者提供一个展示才华的舞台,中华口腔医学会修复学专业委员会和中华口腔医学会修复工艺学专业委员会与贺利氏古莎齿科有限公司共同组办的第四届“贺利氏”杯陶瓷熔附金属冠、桥制作技术展评活动的初评活动于2004年9月21日在贺利氏古莎齿科有限公司新厂房办公楼如期举行。
本届大奖赛的展评宗旨是:促学习交流,树精品意识。
为组织好这届展评活动,由中华口腔医学会修复学专业委员会和中华口腔医学会修复工艺学专业委员会以及贺利氏古莎齿科有限公司共同组成展评组委会。由巢永烈教授、周敏主任技师和贺利氏古莎齿科有限公司董事及执行副总经理赵鸿安先生分别担任主任委员和副主任委员。组委会下设会务组和评审组,会务组由两个委员会的成员以及贺利氏古莎齿科有限公司市场部的成员共同组成,评审组由两个委员会的成员共同组成,他们是(排名不分先后):巢永烈、周敏、冯海兰、闫春喜、张富强、徐侃、刘洪臣、崔荣智、程祥荣、潘新华、马轩祥、吴景轮、赵铱民、马桂芳、梁星、赖锐等。
组委会于今年年初通过信函、杂志等形式向全国的口腔修复医师和技师发出比赛的通知,受到广大修复工作者的热烈欢迎和积极响应。截止到5月底,组委会共收到有效报名表格327份。选手们分别来自全国27个省、市、自治区,包括国内知名的各大口腔院校、基层口腔医院、技工中心以及个体诊所等不同层次的口腔修复工作者,其中硕士生2名,大专以上学历203人,占参赛人数的62 %,中专以上学历109人,占33 %。反映了口腔技工从业人员的整体素质正在逐步地提高。
贺利氏古莎齿科有限公司领导对本届大奖赛给予了高度的重视,提供了比赛用的模型和相关的消耗材料。制作人员认真负责,加班加点连续作业,灌制出表面光洁度好、无气泡的标准比赛模型。组委会于今年4月中旬和5月底分两批向选手们发送统一的制作模型和相关的材料,随模型一起寄出的还有比赛的制作要点,分别从冠桥的金属部分、冠桥的美观性能、冠桥的生物学性能等方面对选手提出了具体的要求。
为保证展评结果的准确性、公正性、严肃性和权威性,评委们专门制定了详细的评分标准和细则,并对每一项评分细则进行了认真的讨论,使其更加合理、完善。然后评委们随机分成两组,对每位选手的作品进行了认真的评审,并对存在的问题和需要改进的地方,提出了具体的意见,使选手们能了解到自己的差距,对今后的工作改进有一定的指导意义。为了使每位参赛选手的机会均等,两组评委又交换了模型再次筛选,经过认真比较,最后有20名选手入围佳作奖,6名选手入围决赛(具体名单附后)。
此次决赛于2004年10月27日在上海光大酒店的演示厅举办。决赛的内容有:现场使用贺利氏古莎齿科有限公司新近推出的HeraCeram JC精瓷堆塑一副上颌前牙桥直至上釉完成,时间为两个小时。比赛现场准备了三台摄像机同步放大转播,使现场观众能较为清晰地观看选手们的整个制作过程。贺利氏古莎齿科有限公司总经理夏德明先生致开幕辞,公司董事、执行副总经理赵鸿安先生也亲临决赛现场并参与监督整个评比过程。德国著名技师 Jurgen Freitag在比赛现场介绍了 HeraCeram JC精瓷的特性和无与伦比的美学效果,并参与调试瓷粉的烧结程序。
6名决赛选手随机分为两组。从现场情况看,选手们事先都做了充分的准备工作。虽然他们都是第一次使用HeraCeram JC精瓷,却依然能够从容不迫,你看他们个个沉着稳定地紧张操作着…… 很多来自全国各地的修复同行们早早地来到决赛会场,认真观摩选手们的操作。评委们更是认真仔细,还不时地讨论着。西安四军大的马轩祥教授和赵铱民教授分别担任决赛的现场点评。整个比赛现场气氛热烈而紧张。两个小时后,一件件精美的烤瓷牙作品就展现在评委和观众们的面前。
赛后,评委在观众和选手们的共同监督下进行了现场评比。四川大学华西口腔修复制作中心的岳莉女士以绝对优势胜出,荣获一等奖;武汉大学口腔医院的王正、福州美可普义齿制作所的任华荣获二等奖;上海第九人民医院口腔技术中心的吴少强、武汉大学口腔医院的刘峻峰、四川大学华西口腔修复制作中心的缪艳荣获三等奖。
最后,中华口腔医学会修复学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周敏主任技师做了精彩的点评。她说,评委们普遍认为此届大奖赛在制作质量上较第一届有了很大的提高,出现了一批制作精良的作品,代表了我国烤瓷制作工艺的较高水平。但仍有一些作品出现这样或那样的不足,有的选手没有认真阅读比赛的制作要求,如桥体的龈端设计形式,比赛要求为改良盖嵴式,而很多选手都没有按要求制作,使自己丢了分。有的选手没有按操作规范制作代模等。出现频率较多的问题是颈缘的密合程度、邻接关系的恢复、冠桥的色泽与形态等,这也是烤瓷修复体最常见的失误,希望选手们能在这几个方面多加注意,尽量避免出现类似的错误,严格执行操作规范,使自己的烤瓷制作技术更上一层楼。
第四届“贺利氏”杯烤瓷制作技术展评活动至此取得了圆满的成功!
贺利氏古莎齿科有限公司将投入更多的人力、物力,协同两个委员会把“贺利氏”杯大奖赛继续举办下去,中华口腔医学会张震康会长表示也将参加“贺利氏”杯的组织活动,这将更进一步扩大“贺利氏”杯的影响范围。相信经过我们的努力,“贺利氏”杯大奖赛会越办越好!
决赛结果如下:
一等奖 岳 莉 四川大学华西口腔修复制作中心
二等奖 王 正 武汉大学口腔医院
任 华 福州美可普义齿制作所
三等奖 吴少强 上海第九人民医院口腔技术中心
刘俊峰 武汉大学口腔
第三届贺利氏杯
由中华口腔医学会修复学专业委员会、中华口腔医学会修复工艺学专业委员会和贺利氏古莎齿科有限公司共同组办的第三届“贺利氏”杯可摘局部义齿铸造支架制作技术展评活动,在美丽的海滨城市——大连落下了帷幕。
第三届“贺利氏”杯可摘局部义齿铸造支架制作展评活动自2003年初向全国发出比赛的通知,受到了国内口腔界广大牙科技师和牙科医师的热烈欢迎和积极响应。共收到参赛报名表格580份,较第一届支架部分报名增长了36.79%。参赛选手遍及全国28个省市、自治区。国内各大牙科院校都派出了实力雄厚的选手参加此次角逐。至8月底,组委会共收到符合参赛条件的参赛作品共289份,于9月中旬在古城南京进行大奖赛的初评工作。评委会由十几位全国知名的专家教授组成,他们分别是(排名不分先后):巢永烈、周敏、吴景轮、马轩祥、赵铱民、程祥荣、周海林、冯海兰、闫春喜、刘洪臣、张富强、徐侃、王本性、梁星。
评委们本着公正、公平的原则,对评比的标准再三研讨,严格执行。抱着对参赛选手负责的态度,对第一次筛选下来的作品又做了第二次核查,决不错过任何一件精美的作品。对每位选手的作品都分别指出了存在的不足,使选手们能详细了解到自己的差距,对自己的制作水平有一个准确的评价和定位。
经过评比,有28位选手被评为佳作奖,有6名选手入围总决赛。
此次活动的决赛是在大连口腔医院承办的第五届全国修复工艺学学术交流会期间举行的。决赛内容有:现场蜡型支架制作和金属支架的打磨抛光。比赛现场准备了三台摄像机同步现场转播,使现场观众能清晰地观看参赛选手们的整个制作过程。贺利氏古莎齿科有限公司董事、执行副总经理赵鸿安先生也亲临决赛现场,参与并监督整个评比过程。
参加决赛的六名选手是从众多的初赛选手中脱颖而出的,且平均年龄仅为29岁。其中五名为女性,真是巾帼不让须眉。经过抽签,随机分为两组进行最后的现场操作决赛。从现场情况看,选手们事先都做了充分的准备工作,他们个个沉着稳定,从容不迫地进行着紧张的操作。来自全国各地的同行们也挤满了整个决赛会场,认真观看选手们的操作步骤。评委们更是认真仔细,还不时地讨论着。西安四军大口腔医学院的赵铱民副院长担任整个决赛的现场主持和讲评,整个比赛现场气氛热烈。比赛进行了近6个小时的时间,12件(蜡型、金属支架)精美的作品最终展示在评委和观众们的面前。
经过评委们连夜认真的评选,来自上海第二医学院附属第九人民医院的潘瑾荣获一等奖;姚竹昀、屈健荣获二等奖;牛、王静、宋旭霞荣获三等奖。
会后评委们普遍认为,此次支架制作整体平均水平较上一届有了很大的提高,出现了一批精品,再次体现了“促学习交流,树精品意识”的比赛宗旨。但仍有很多作品存在一些不足,如有的支架设计不合理,造型的美观性欠佳,有薄弱环节和铸造缺陷,卡环末端位置不正确,小连接体的走势不协调等。希望广大选手们在今后的义齿制作中多加注意,尽量避免出现类似的失误。
第二天下午,第三届“贺利氏”杯可摘局部义齿铸造支架制作技术展评进行了隆重的颁奖仪式,对于这个可以说目前世界技工范围内唯一的独创的技术展评活动, 吸引了来自韩国和日本的技师协会成员和上层人士关注。几个国外的协会同行都积极要求能参加颁奖活动。我们自然也热情邀请了他们,这可以说是中国口腔技师们和中国口腔界两个专业委员会一次展示自己的机会。
第三届“贺利氏”杯圆满结束了,但为了提高我国的义齿制作水平,给广大的修复爱好者提供一个展示才华的舞台,组委会决定2004年将举办第四届“贺利氏”杯口腔烤瓷修复体展评活动,相信我们的“贺利氏”杯会越办越好,同时在世界的口腔修复舞台上展示出中国口腔事业迅猛发展的崭新形象!
贺利氏古莎齿科有限公司将更多的投入“贺利氏”杯展评活动,并将介绍到海外进行宣传交流。公司将和我国所有的口腔工作者站在一起,共同携手为祖国的口腔事业发展而努力工作!
第二届贺利氏杯
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逐步改善,口腔病患者对修复体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使得口腔修复工艺在长期的实践中不断推陈出新。为促进我国全口义齿制作技术的广泛交流,提高全口义齿制作的整体水平,在成功举办首届全国“贺利氏”杯义齿制作技术展评活动的基础上,由中华口腔医学会修复学专业委员会和中华口腔医学会修复工艺学专业委员会与贺利氏古莎齿科有限公司共同发起、主办的第二届“贺利氏”杯全口义齿制作技术展评活动,在众多选手的大力支持和翘首期待中,经过半年的筹备,于 2002 年 7 月 7 日在贺利氏古莎齿科有限公司技术培训中心正式开始评审了。
本届展评的宗旨是:促学习交流,树精品意识。
为组织好这届展评活动,由中华口腔医学会修复学专业委员会和修复工艺学专业委员会以及贺利氏古莎齿科有限公司共同组成展评组委会。由马轩祥教授、吴景轮主任技师和贺利氏古莎齿科有限公司董事及执行副总经理赵鸿安先生分别担任主任委员和副主任委员。组委会下设会务组和评审组,会务组由两个委员会的成员以及贺利氏古莎齿科有限公司的成员共同组成,评审组由两个委员会共同聘请国内口腔修复学权威专家担任。他们是马轩祥、巢永烈、冯海兰、张富强、李四群、吴景轮、王本性、周敏、周海林、闫春喜、徐侃、张振明、李权等。为保证展评结果的准确性、公正性、严肃性和权威性,评委会专门制定了详细的评分标准和评分细则。
组委会于去年底通过信函、杂志等途径向全国的口腔修复工作者发出参赛的邀请,受到修复同行们的热烈欢迎和积极响应,很多人纷纷来信、来电索要报名表格。截止到4月中旬,组委会共收到有效报名表 1008 份,经过认真整理登记、编号并输入电脑存档。本届参赛选手较多,比第一届增加22%,选手分别来自全国 29 个省、市、自治区,包括国内各大口腔院校、各专业口腔医院、基层医院口腔科、技工中心以及个体诊所等不同层次的口腔修复工作者,其中年龄最大的有 81 岁,最小的还不到 20 岁,充分体现了此届大奖赛影响之大、之广。许多认真热情的参赛选手在寄出报名表格后还通过电话、电传以及电子邮件等方式来确认自己是否已经入选,他们的参与热情之高、精神之诚很令组委会感动。
贺利氏古莎齿科有限公司领导对本届大奖赛给予了高度的重视,从人员的安排到设备、材料的供给均是绿色通道。制作人员认真负责,加班加点连续作业,灌制出上千副无气泡、字迹图标清晰、表面光洁度好的标准模型。
组委会于今年 4 月中旬起向选手发送统一的全口义齿制作模型和相关的消耗材料:即贺利氏 Die蠸tone 石膏制作的上下颌模型各一副,贺利氏 Beike 高强度人造牙齿一副,贺利氏仿生型牙托粉 30 克。随模型一起寄出的还有全口义齿的制作要点,分别从人工假牙的排列和咬,义齿基托的造型和制作,义齿的表面处理,全口义齿制作的整体质量等四个方面对选手提出了具体的要求。公司为了配合这次大奖赛的开展,特地编译了一本全新的全口义齿操作手册 — “一副成功的假牙”,从初始印模到位记录,到排牙、装盒,到最后出盒后的调、打磨抛光,均给予了详尽的说明,对参赛选手们提高全口义齿的理论水平、规范技术操作具有一定的指导意义,受到选手们的普遍欢迎。这次大奖赛受到口腔修复同行们的高度重视,很多人经常打电话来询问比赛的进展情况;有的选手为了做出一副较为满意的作品特地多做几副,认真程度由此可见一斑;有的在来信中说道:得奖不是目的,重在参与,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得到专家教授的点评,了解到自己的不足之处,以便在今后的工作中逐步改进提高;更多的选手称赞组委会为口腔修复界办了一件大好事,给大家提供了一次非常难得的学习交流的机会和展示自己才华、体现价值的舞台,调动了大家钻研业务的兴趣,并希望今后把这个活动继续办下去。
截止到七月七日,组委会共收到参赛全口义齿作品713副,占参赛选手的 70.73% 。评委们以严肃认真、高度负责的精神参加评比工作,严格遵循评分标准,对每一件作品都进行了认真的评审,并就每件作品所存在的问题,提出了具体的意见,整个评审现场洋溢着浓厚的学术研讨气氛。
全口义齿的评审主要分为基托、人造牙排列和总体印象三个部分,共 19 个评分细则,评分时, 上下义齿统一考虑,即每一项得分中都包含着上下义齿的质量。评选专家认为,此次参赛作品比上一届参赛作品无论是整体质量水平还是优秀作品所占的比重均有明显提高,义齿制作质量上了个台阶。参评作品中出现了一批精品,反映出我国全口义齿制作工艺的较高水平,其中有 9 名优秀选手将被邀请参加今年 9 月份在成都举办的“第五届全国口腔修复学学术会议”,并参加决赛,现场制作全口义齿,由评委会现场评出一、二、三等奖。但专家认为,仍有相当一部分义齿质量存在许多问题,与基本理论要求存在较大差距,这一情况基本上反映了我国全口义齿制作的实际状况。主要差距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
1、基托的表面处理:基托表面磨光、抛光处理不好是这次大奖赛中出现最多的问题,相当多的作品只做了初步的磨平,仿生腭皱襞恢复得不多,有的有石膏残渣和较多的气泡,磨光面没有形成适度的凹面形,唇颊面没有隐约可见的牙根轮廓或塑型不良; 边缘较锐利,没有形成圆钝形,将影响患者的舒适度和边缘封闭性; 很多选手的龈缘形态处理不太好,表面处理的整体水平偏低等等。反映了许多修复工作者的“精品齿科”的意识不强、对自身的要求不高,在今后的工作中亟待改进提高。
2、人工牙部分:咬关系不良是全口义齿制作中存在的另一个主要问题。很多前牙与平面的接触关系不对,尤其是22┴23 近远中、唇腭侧倾斜角度处理的不太好,前牙切缘连线与牙槽嵴弧度不一致,前牙覆、覆盖不恰当;很多后牙与平面的接触关系不好,面中央沟没有形成连续的自然弧线,补偿曲线、横曲线形成不好;正中咬关系唇颊面观比舌腭面好。这样的义齿在口腔中难以行使好各种功能,也说明了一部分选手基础理论知识的欠缺,应引起大家的重视。
此次大奖赛出现了一些前牙个性排牙,较标准排牙更加自然逼真。但评委提醒参赛选手,在今后的比赛中,最好以标准排牙参赛,个性排牙为参考。
此届全口义齿制作技术展评初评活动已圆满结束,有收获也有启示,通过这样的活动,推动我国修复工艺事业的发展,提高广大修复工作者学习业务、钻研技术的兴趣,逐步缩短与国际先进水平的差距,这才是我们开展展评活动的目的,也是中国口腔修复事业的希望所在。
第一届贺利氏杯
由中华口腔医学会修复学专业委员会和中华口腔医学会修复工艺学专业委员会共同发起和主办的“贺利氏”杯全国首届义齿制作技术展评经过一年零三个月的初赛、复赛、决赛于 2000 年 10 月 12 日正式产生了这次展评的 3 名优胜奖、6 名优秀奖和 21 名佳作奖, 展评获得了圆满的成功。现在对主办此次展评活动的总体情况进行回顾和评述。
一、展评的筹备和程序
本届展评活动,是在近年间我国人民经济状况逐渐改善、对口腔健康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口腔修复事业迅速发展、对我国现有修复工艺技术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以及由于历史、教育及经济等原因所造成的我国修复工艺技术相对滞后、不能满足现代口腔修复学的发展和形成“精品齿科”的需要,这一大背景下提出来的, 其目的是想通过这一活动,唤起我国广大修复工作者关注口腔修复工艺技术的发展,努力学习和掌握口腔修复的工艺技术,提高我国口腔修复的整体水平。展评的宗旨是:相互学习,促进交流,旨在参与,共同提高。倡议发出后,得到了中华口腔医学会和全国口腔修复工作者,包括许多专家教授的热情支持和响应,先后有1557名医师或技师报名参加技术展评。由于展品寄送时间等原因,展评收到的有效参展作品959件,其中全口义齿667件(69.5%),铸造支架式可摘部分义齿201件(21%),烤瓷修复体91件(9.5%)。参赛选手分别来自全国26个省市、自治区,包括国内各大口腔院校、各专业口腔医院、基层医院口腔科、技工中心以及个体诊所等不同单位、不同层次的修复工作者,其中具有大专以上学历的占9.17 %,具有中专学历的占60 %,无学历者占30.83 %。从选手们的来源上,基本上可以代表我国修复技工工作者层次分布状况。为了组织好这届展评活动,由中华口腔医学会修复学专业委员会和修复工艺学专业委员会,以及展评的主要资助者贺利氏古莎齿科有限公司共同组成了展评组委会,并制定了详细的组织计划和规则,专门邀请了两个专业委员会中的10余名著名修复专家组织了展评评比委员会,并由两个专业委员会的主任委员马轩祥教授和吴景轮主任技师和贺利氏公司的施奈德总经理分别担任评委会的主任委员和副主任委员。由冯海兰、巢永烈、张富强、程祥荣、赵铱民、王本性、周敏、周海林、闫春喜等担任评委。为保证展评结果的准确性、公正性、严肃性和权威性,展评评委会专门制定了三种修复体的详细评分规则和标准,并将这一标准公布于众。在展评的初赛、复赛和决赛三个环节中,所有的参赛作品一律进行两次编号的加密处理,评审采用双盲法进行。全体评委都以严肃认真,高度负责的精神参加评比工作,严格遵循展评规则和标准,对每一件作品都进行了认真的评审,并就每件作品所存在的问题,提出了具体的意见,评比后,将这些问题及改进意见,反馈给参赛选手。这将有利于各选手认识各自的差距和不足,明确自己的努力方向,这一做法,受到了广大选手热烈欢迎和高度评价。
二、展评结果概述
本届展评活动所收到的959件展品,经评审后,将参赛作品存在问题归类,按适宜权重记分统计,再按所获分值将作品分为优秀、良好、达标、未达标四类。结果见表 1:
这一结果基本上代表了我国口腔修复工艺制作水平,对于我们正确认识我国口修复工艺技术整体水平的现状具有重要意义。本届展评中的确出现了一批高水平的选手,出现了一批精品,代表了我国口腔修复工艺的最高水平。我们高兴地看到,在过去的几年中,我国修复工作者通过不懈努力,口腔修复体制作水平已有了显著的提高,已经开始向国际化、规范化的目标迈进,国际水平间的距离正在逐步减小。已有相当部分的医师和技师已经掌握了口腔常规修复体的制作技术,并已达到了较高水平。这部分医师、技师主要分布于大专院校、专业口腔医院和专业技工制作中心,在我国修复工艺事业的发展中起着带头的作用。聂世秋、王伟光、赵军等获奖选手就是他们的优秀代表;另一方面,参赛作品中达标类占总量的 50 % 左右,未达标基本制作标准者接近 30 %,这种状况是值得引起严重关注的,它表明,在我国修复体制作总体水平提高的大形势下,还存在着许多不足和差距。我国修复体制作的总体水平距国际标准还有较大差距,我国修复工艺从业人员的总体素质还急需提高。它反映了我国口腔修复工艺水平和我国口腔医学发展的要求不相适应,发展严重不平衡这一现状。究其原因,缺乏正规的系统齿科技师教育系统,使口腔修复工艺技术从业人员无学历、低学历的状况相当普遍,缺乏规范的基础技术培训和继续教育,至今仍有相当部分的从业人员仍未经过正规的技术培训,缺乏健全的继续教育和严格的执业执照管理系统,以及技术设备、应用材料水平低下等都是这种状况出现的基本原因。
展评结果将促使两个专业委员会针对我国口腔修复工艺的现状,采用一切可能的手段和方法,解决上述基本问题,努力提高我国口腔修复工艺的整体水平,这将是两个专业委员会今后的主要工作目标。
三、问题分析和评述
本着找出差距、总结经验、共同提高的精神,以下按照全口义齿、铸造支架式可摘部分义齿和烤瓷桥三种修复体分别进行分析总结。
( 一 ) 全口义齿
全口义齿是本次展评中参赛作品最多的项目,占整个参赛作品的69.5%。全口义齿的评审主要分为基托、人造牙排列和总体印象三个部分,共22个条目进行。评审结果见表2:
全口义齿制作的问题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见表3:
1. 基托的表面处理:基托表面磨光、抛光处理不达标是最常见的问题,占参赛作品的49.0%,相当多的作品只做了初步的磨平,并未按临床要求进行精细的磨光和抛光。表面处理的整体水平偏低。反映了许多修复工作者尚未建立“精品齿科”的意识,在齿科制作质量标准上还未和国际接轨,有着较大的差距。
2. 基托外形制作:基托磨光面的浅凹面形态、基托边缘厚度和外形不当,系带区处理不当,以及龈边缘区外形和牙根隆突外形塑性不良,是参赛作品中较为普遍的另一问题,约占作品的47.7 %。
3. 咬颌关系不良:咬颌关系不良是全口义齿制作中存在的另一个问题,36.3%的作品未能达到正中牙位的广泛密切的合接触关系。由于作品没有附带牙架,因而此次评审中未设立平衡牙检查的项目,但从人造牙排列上看,绝大多数作品(约95 %)在排牙中并未考虑到平衡牙的问题,这一问题在今后的展评中应予以改进。
4. 牙曲线不良:牙曲线不良在参赛作品中相当普遍。有相当部分作品的补偿曲线设计过小,特别是有30%的作品几乎没有横牙曲线,这样的义齿在患者口腔中难以行使好各种功能。这反映了部分选手全口义齿基本理论知识的欠缺,应引起大家的注意。
(二)铸造支架式可摘部分义齿
铸造支架式可摘部分义齿有参赛作品201件,评审结果见表4:
铸造支架式可摘部分义齿是常见的修复体形式,近年间在我国正在得以普及,发展比较迅速,因而出现一些问题是难以避免的。评审中发现的主要问题见表 5:
1. 义齿支架设计不当:本届展评中,在第一轮初赛中,采用了义齿支架的自由设计,而在复赛和决赛中则采用了标准设计和自由作品结合的方式进行。因而对参赛选手的可摘义齿设计和制作水平都有一个相应的了解。由表可知,在可摘部分义齿中,义齿的设计仍是阻碍我国可摘部分义齿进步和提高的主要问题,设计问题占参展作品的 62.7%。从参展作品中,可以看到两种基本倾向:一种是基本套用塑料基板义齿的设计模式,设计思想陈旧,仅仅是将塑料基板换成了金属基板,将钢丝卡换成了铸造卡,而未利用铸造支架金属材料的特性和铸造技术的优势,使义齿的应力得到更合理地分布,使口腔余留组织得到更好的保护;二是盲目搬用书本图式,而忽略患者的基牙、牙周、黏膜和牙槽嵴的具体情况,这种仅看缺损区位置相似即套用图式的方法可用于制作展品,但在临床上是行不通的。这两种倾向在全国范围内也带有普遍性,应引起大家的高度重视。
2. 支架制造工艺不良:主要表现在支架的粗细厚薄不够均匀,有薄弱环节,造型不够美观,线条不够流畅等方面。此问题带有普遍性,占参展作品的60.2%,反映了许多选手对规范的制作技术、制作要求仍不熟悉,有较多的随意性。
3. 约有37.8% 的义齿卡环位置设置不当,导致义齿固位力不足,或就位困难,因此,在卡环设置位置上这一基本知识上,仍有不少人不甚明了。
4. 支架的表面处理不到位也是常见的问题,发生率约45.8%。除了表面磨光、抛光所使用的器械、材料所产生的差异外,对完成修复体的质量要求偏低,可能是重要原因。
除上述几点外,铸造缺陷、人造牙排列不当和基托外形不良等也占有一定比重。
上述问题表明,铸造支架式可摘部分义齿在我国已经成为一种常用的修复体形式,但关于这种义齿的设计理论和技术知识仍没有得到很好的普及,就制作技术而言,仍缺乏规范的技术培训,因而,在一定程度上,参赛选手有一的盲目性,努力学习铸造支架式可摘部分义齿的理论知识、规范制作技术、提高质量应是我们今后应该努力的方向。
( 三 ) 烤瓷
烤瓷技术在近几年中在我国得到飞速发展,是我国普及和发展最快的修复技术,在此方面我们已有了很大的进步,但在这次展评中也暴露出了一些问题。烤瓷制作展评的项目是三单位前牙烤瓷桥,参展作品共91件。展评评审结果见表6:
烤瓷前牙桥的评分为颈缘部分、桥体部分、形态和色彩、总体印象四个部分。评审发现的主要问题如下,见表7:
1、颈缘部的主要问题是与基牙不密合,有部分显露金属,还有显露遮色瓷等问题。此部分问题发生率较高,达50.5%。烤瓷修复的颈缘处理是一个难点,除要求有良好基牙预备基础外,颈缘的处理需要进行特别精心的处理和反复的实践,此部分问题发生率较高,反映了大部分参赛选手的经验尚显不足。
2、桥体部分的问题主要是桥体,特别是桥体盖嵴部的设计不当,一部分作品盖嵴部设计过大,另一部分作品盖嵴位置设计不当,还有一部分桥体盖嵴部未进行瓷包裹,直接以金属基底接触龈底,还有一部分桥体部分未抛光。此类问题约占参赛作品的 39.6 %。这些问题反映了部分选手对烤瓷桥体设计的基本知识不够扎实,设计的随意性较明显,应通过学习予以改正。
3、参赛作品的牙冠形态制作较好,大多能与同名牙对称与相邻牙协调,但少数选手塑型功力还较差,对牙齿的解剖结构熟悉和理解不够,以致外形不够生动自然逼真。牙冠的造型问题发生率为29.7%。
4、烤瓷冠的颜色问题是问题比较多的部分,占参展作品的57.1%。相当部分作品在颜色上存在缺点,主要表现为颈瓷、体瓷、切瓷的搭配不当,过渡不自然,牙齿体瓷色差光泽和透明度不足等。烤瓷颜色的掌握是烤瓷技术最困难的一环,必须要下大力气去学习和掌握,在掌握丰富的色彩学、美学知识基础上还需进行严格的训练,反复实践。
以上仅是关于这次展评中反映出的一些主要问题,希望引起每位参展选手、每位修复工作者的重视,通过今后的工作学习努力予以克服。
四、发展和展望
第一届“贺利氏”杯修复工艺制作技术展评已经降下帷幕,这次展评活动的意义绝不仅仅是产生了一批优胜者,更重要的是它对我国修复工艺事业的发展产生了重要的推动作用。它既是对我国口腔修复工艺水平现状的一次很好的调查,又是对我国修复工作者队伍的一次检阅;既是一次极好的继续教育课程,又是一道努力提高我国修复工艺水平的动员令。从这届展评中,我们欣慰地看到,我们的修复队伍正一天天壮大,一天天走向正规化、现代化。我们的修复技术水平正在一天天提高,一步步接近国际先进水平,我们有理由为我们在几年中迈出这样的步伐,取得这样的成绩感到骄傲。当然,我们更应清楚地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和与国际先进水平的较大差距。找出这些差距,奋起直追,才是我们这次展评的目的所在,也是中国口腔修复事业的希望所在。根据本次展评提出的问题和现场调查,中华口腔医学会修复学专业委员会、修复工艺学专业委员会决定,将继续举行“贺利氏”杯修复工艺制作技术比赛,以推动我国修复工艺技术的进步和发展。计划将在2001年举办“贺利氏”杯可摘义齿支架制作的技术竞赛,希望届时有更多的选手参加。
展评已圆满结束了,展评将带给我们回顾成长历程所引起的光荣和自豪;展评将带给我们奔向明天的决心和自信;展评将带给我们面对差距和不足的冷静思考;展评将带给我们艰苦努力,奋发进取的力量和信心。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让我们全体修复工作者,以卧薪尝胆的精神,以更加饱满的热情、更加执着的精神、更加昂扬的斗志,努力学习,勤奋工作,努力提高我国的口腔修复工艺制作水平,为我国的修复事业进入世界先进之林,为中国“精品齿科”时代的到来努力奋斗。